温莎
加元/人民币
美元/加元

贸易战中,听美国农场主诉苦

  【环球时报驻美国特派记者 吴乐珺 环球时报驻德国特约记者 青木 邢晓婧 丁雨晴】当中美仍在就经贸问题进行谈判时,美方却径自宣布从10日起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提高关税。这一“极限施压”做法不仅引发全球哗然,在美国国内也引起争议。连日来,美国不断有经济界人士和行业组织表达不满,反对将关税作为谈判策略。事实上,就连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都承认,美国自身将受到调高关税的冲击。13日,美国前副总统拜登公开批评现任总统升级中美经贸摩擦,认为唯一将为此付出代价的是美国农民和劳动人民。作为美国最成功的出口产业之一,农业极易受美国贸易政策的影响。过去一年,因美国挑起贸易战,美国农场主苦不堪言,而新一轮的美中关税交锋更是令他们提心吊胆。

  5个州103家农场破产——“这种趋势仍然没有尽头”

  “再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了,艾奥瓦州农场主因美中贸易战升级而遭罪。”在美国方面宣布加征关税后,美国《得梅因纪事报》用“凄风冷雨”“岌岌可危”形容美国对华贸易谈判,而大宗产品市场则是“一蹶不振”。该州北部小镇的一名农场主对他种植的玉米和大豆前景感到悲观。“这是一种身心折磨。”他说。

  类似故事非常多。在得州,对高粱种植户们来说,新一轮加征关税不是他们希望听到的。美国是高粱种植大国,其中得州种植面积约占全美的1/3,而中国是遥遥领先的大市场。今年3月7日,全美高粱生产商会兴高采烈地宣布向中国出售260万蒲式耳高粱——2018年2月以来中国首次大规模购买美国高粱。

  在堪萨斯州,有谷物农场主表示,其家族在经营了近100年后不得不放弃他们的农场;在艾奥瓦州,养猪户正在赔钱。“我们有耐心,但我们没有无限的耐心”,有人这样说;在弗吉尼亚州,一些大豆、玉米和小麦农场主已经买不起他们需要的设备;在缅因州,蓝莓种植者对未来表示担忧。

  《环球时报》记者近日采访了堪萨斯州的一名农场主洛维·内兹尔,因为贸易战,他的农场从去年以来一直处境艰难。他知道自己和其他农场主都是贸易争端的牺牲品。虽然拿到了政府提供的农业补贴,但他直言,相比失去的市场以及往年的收入,这点儿补贴差太多。

  当地玉米协会的一名负责人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关税影响了销售,设备成本在上涨,而农场主的大部分收入都投在了农机设备上。更糟糕的是,今年天气不好,像内布拉斯加、威斯康星等州都发生严重水灾,给农产品运输带来很大问题。

  美国农业正在感到疼痛加剧。明尼阿波利斯联邦储备银行的数据显示,2018年1月至6月,威斯康星、明尼苏达、北达科他、南达科他和蒙大拿州共有84家农场申请破产保护。这一数字是2014年的两倍多。而2018年全年,这五个州的破产农场数激增至103家,创下2010年以来最高。“这种趋势仍然没有尽头”,该行称。

  过去一年,该行非正式收集来自农场主、农业贷款机构、供应商及其他利益团体的反馈,发现农业资产负债表的压力越来越大。“大宗商品价格走低给农场主带来恼人的经济压力,加上近期的关税,问题已不仅仅是盈利能力,还体现在简单的生存能力上。”有农业银行家表示,正看到更多农场“认输”。

  “贸易战正使美国农场经济陷入浩劫”,《洛杉矶时报》写道,农产品价格下降,破产率上升,(美国对钢铝加征关税导致的)农用设备涨价,出口市场正在消失。“位于美国中部的农业地区是特朗普的票仓,这并非秘密,但连续遭受其政策重创的恰恰是该地区。”

  大豆出口“完全崩溃”——“我们都被当成了棋子”

  在受贸易战影响的美国农场主中,豆农尤为突出。《环球时报》记者此前采访伊利诺伊州豆农、全美大豆协会董事会成员罗伯·沙弗尔,他表示,2010年他成为伊利诺伊大豆协会董事时,就知道中国是美国豆农最大的市场。贸易战爆发后,他对全美23个大豆生产州的情况感到担忧。“不光是我,其他46位董事都很担忧。艾奥瓦、印第安纳、俄亥俄、南达科他、北达科他、内布拉斯加等州的大豆行业和我们一样担忧。”

  伊利诺伊大豆协会CEO 克雷格·雷塔杰基克对《环球时报》记者讲得很清楚:美国豆农和中国消费者之间的中间商不会承担关税增加带来的成本,豆农将承担,这给豆农和伊利诺伊的整体经济带来问题。只要看看大豆在伊利诺伊经济中的重要性,就不难想象这一点。

  去年底,《环球时报》记者曾专程赶赴“农业重镇”艾奥瓦州,该州大豆产量仅次于伊利诺伊州。在其首府得梅因,一名农业记者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当地农场主对中美贸易战非常担忧。“由于州里的大豆产量过剩,农场主的收入在过去四五年里持续下降。”

  记者还见到一名特朗普的铁杆支持者,他经营着4000英亩的土地。为表示对特朗普的支持,他选择不领取官方提供的农业补贴。但即便是他,也对中美贸易战带来的影响忧心忡忡,因为他的农场出产的大豆和玉米面临销路问题,家庭收入已明显下降。

  《福布斯》杂志近日的一篇报道总结说,2018年美国对华大豆出口可以用“完全崩溃”来形容。艾奥瓦大豆协会CEO柯克·利兹表示,“我不确定他们还能承受多少”,不断提高的关税“削弱了任何残存的乐观情绪”。

  美国埃姆斯农业风险管理公司的乔·科恩斯评估认为,玉米和大豆价格可能在未来三年内继续走低,然后供需才会更加平衡。“我们将面临更艰难的时期,非常艰难的时期。”他说。

  近日,芝加哥商品交易所5月份交割的大豆价格为每蒲式耳8美元。自4月以来,玉米和大豆价格下跌约10%。2018年,美国农业净收入下降12%,今年农业收入预计为694亿美元,比2013年的高点低45%左右。艾奥瓦州共和党参议员约尼恩斯特称,很多人觉得,在整个行业中,“我们都被当成了棋子”。

  美前农业部长:利用贸易纠纷单挑中国是个错误

  美国合众国际社的一篇文章称,本来,随着美中贸易磋商取得进展并有望很快达成协议,美国农场主今年的日子不会太难过,形势在好转。然而,这一切都在美国总统发推威胁加征关税的那个周日晚发生改变。此后,大豆期货价格降至2008年12月以来的最低值。“这使我们又回到贸易谈判启动前”,艾奥瓦州大豆协会市场发展主任金伯利说,美国大豆产业正积极寻找新贸易伙伴,但来自其他地方的需求不如中国市场大,“这意味着我们今年的大豆库存将显著增加”。

  在去年挑起贸易战后,美国就将目光投向另一个大市场欧洲。根据欧盟委员会4月公布的数据,自2018年7月到今年4月,欧盟从美国进口的大豆增加了121%,达到824万吨。对于美国来说,欧洲吸纳了其大豆出口的22%,其后是中国(18%)和墨西哥(9%)。尽管出口欧盟实现“大跃进”,问题依然无法解决,因为美国大豆出口总量一年就有约5620万吨(2017年)。美农业部预计今年出口额会继续下跌,美大豆库存已较去年同期增加29%。

  欧洲不可能帮助美国解决农业出口问题。眼下,欧美贸易谈判在农业问题上分歧严重,两方都不满对方对农业部门进行大额补贴,而且欧洲普遍担心美国食品安全问题,比如转基因、滥用杀虫剂等。美国农产品进入欧洲是个经济问题,也是一个政治和社会问题。

  据统计,2017年,中国购买近240亿美元美国农产品,包括140亿美元大豆,但2018年中国购买的美国农产品总额骤降至约92亿美元。对于农场主遭受的损失,美国领导人心知肚明。9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在明尼苏达州向农场主保证,将寻找方法向受影响的农场主提供额外协助。10日,特朗普在推特上称,将用收到的关税购买农场主的农产品,并对穷困国家进行人道主义援助。

  但众多媒体引述农业经济学者的话表示,类似计划先前已尝试过,成效不如预期。有专家表示,美国出口的玉米和大豆等大宗商品并不直接用于人类消费,大部分被加工为动物饲料、油和乙醇,“购买大量大宗商品并将它们运往其他地方,并不像人们想的那样容易”。

  “我认为总统正在讨论购买大量大豆”,曾任美农业部长和艾奥瓦州州长的维尔萨克对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说,政府援助农场主的新计划面临许多障碍,相关资金的来源无法确定,农业部的选项有限。“即便能确定用于购买农作物和产品的资金,将它们(粮食)运到其他国家也需要美国国际开发署和国务院采取下一步措施。”维尔萨克认为,外国也不愿接受大宗商品,以免国内农业经济被干扰,它们希望获得现金。此外,这些商品还将迫使政府增加存储开支。因此,在他看来,利用贸易纠纷单挑中国明显是个错误。

  德国“今日农业”网站称,自2013年以来,美国农业收入下降了约50%。美国疾控中心的一项研究称,农场主的自杀率至少是美国平均水平的两倍。现在因贸易战,美国农业几乎像上世纪80年代一样遭遇农场危机,许多农场主觉得目前的状况如同“诺亚方舟”面临的情景,需要“希望”来支撑。

免责声明: 来源为去温莎网的新闻是由本站编辑翻译英文新闻而成,若其他媒体转载,请注明来源,如经发现引用而不写来源,必追究责任。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去温莎网发布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我们处理。
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